何志平說阿富汗七:心還在

2021 年 08 月 18 日   閱讀量:2.37萬+

2020年12月11日

何志平認為:必須徹底改善中東的社會經濟條件,才能帶來持續的穩定與和平。

明天「阿簡」(假名)便要離開這裏,被遣返回國。阿簡從來沒到過美國來,13年前從阿富汗被抓來美國65歲的阿富汗商人,一句英文也不懂,沉默寡言,是非常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朋友只有「艾凡」(假名),巴基斯坦裔的中年生物工程師,能用烏杜爾語跟阿簡溝通,亦權當他的翻譯代言人。2020年3月上旬,阿簡離開的前夕,當然是吃中式泡製的速食麵給他餞行。

邊吃着速食麵,邊打開活匣子問阿簡,回家後有甚麼打算。阿簡沉思好一會,抬頭說:「要看看還剩下的是甚麼,再說。這十多年來,我們的家鄉炸了又再炸,跟着還是不停的被炸,不知道炸的是甚麼,和為甚麼!真的不知道我們的阿富汗這國家還能怎的走下去!」

艾凡急着打破那沉甸甸的氣氛,開始說故事:「自古以來,亞洲的西南部,即現在的中東北非國家之間是富庶之地,農業和貨物中西交流傳播之要樞,農業文明不斷發揚光大。然而到了新時期,由於石油的發現,引來西方列強的爭奪,這地區遭受接連不斷的政治暴力和戰亂,導致滿目瘡痍,民不聊生,農業民生基礎設施被嚴重破壞。為平息戰亂,西方及國際社會發起了全球反恐戰爭鎮壓恐怖組織,但多年來恐怖組織不僅沒有被消滅,反而日益猖獗。全球恐怖主義數據庫顯示,從2001年到2004年,每年發生約1,416次全球恐怖襲擊,平均每年造成5,041人死亡。但之後在2012年至2015年期間,全球每年的恐怖襲擊次數增加到13,034次,平均每年死亡人數為29,268人。這意味着,經過10年的全球反恐努力,每年的恐怖襲擊次數增加了8倍多,每年的死亡人數增加了4倍多。這不是『愈反愈恐』嗎?」

阿簡跟着解釋道:「上個世紀以來西方在中東地區挑起不斷的戰爭,蹂躪留下的疤痕可能永遠無法治愈。當整個西方世界都在搶奪我們土地下的石油和礦產時,我們國家被無情的踐踏,社會家園被撕裂成碎片。彈炮暴力使社會崩潰和經濟停頓,使村莊城鎮和整個地區人口減少,對於每一個廢棄的田地,以及家庭被迫逃亡,人民的前途變得更加黑喑無助。今天,阿富汗和中東的國家都已經被毀壞了,已經貧瘠的土地又被再轟炸和掠奪,無法挽救。再加上政治不穩定,經濟萎縮,社區混亂,年輕人無家可歸、失業、無助、無比的絕望。他們無法尋求解決社會內部系統性不公平,而採取極端措施來表述自己的聲音,不滿和絕望。他們參加了激進組織,以抗衡施加於他們身上的社會不公義不公平的行為。結果,隨後在這地區激進極端主義的劇增而引發無休止的文化和宗教衝突以及對人類致命的襲擊!」

艾凡接着說:「還有啊,美國從2002年到2017年,共花了2.8萬億美元在反恐工作上,平均約是每年1,750億美元,都是花在彈炮的殺戮破壞上。倒不如把這些資源用在社會地區的凝聚和教育,民生基礎建設上!阿富汗年輕人要的,絕對不是美國人到處推銷的民主和自由,他們急需的是穩定的生活和發展的希望!」

這番話觸動了我的心靈,趕快的說:「只有徹底的改善當地的社會經濟條件才能為該地區帶來持續的穩定與和平,才能治本地打破這恐怖主義的惡性循環。我們需要一個『中東重建倡議』把中東地區戰後重建納入『一帶一路』框架,提供具體方法,探討國際社會,多邊開發銀行和私營部門,為該區提出政治和經濟的解決方案。『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基礎設施建造可以帶來大量的就業機遇,經濟活動,解決青年就業問題,為社會家庭帶來修復和長久的穩定。『一帶一路』才是走向和平之路!」

艾凡望看阿簡激動的臉,問:「和平之路!怎樣開始?」

阿簡熱淚滿腔的答道:「心還在,則人還在;人在,國便在;有國,便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