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頡:此时的香港和资本市场

2021 年 08 月 25 日   閱讀量:1.41萬+

文|  陳頡

在過去的兩年裡,全球都籠罩在Covid-19的陰影裡。在這背後,世界的格局也在悄悄發生變化。

2020年,中國成為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中美GDP總額超過世界經濟總量的40%,中國的崛起勢不可擋。世界又一次面臨巨變,逆全球化的進程在局部展開,中美兩極化的世界格局已基本定型。這將給我們帶來更大的經濟發展挑戰。世界在兩極之間必然比以往更需要 「翻譯機」和 「轉換器」 。香港為什麼重要?

一、香港是中國和世界連接的一個橋樑。

香港作為自由港,在全球金融格局中,是極其重要的。在過去十多年裡,香港金融制度的基礎與西方體系一致,例如貨幣制度。港幣是國際性貨幣,與美元掛鉤,使得香港變成了中國與整個全球資產連接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紐帶。

對內,香港之於大灣區,是內外循環的關鍵銜接點。

二、資本市場是創新最根本的支持機制。

層出不窮的科技創新正在重塑全球各行各業。中國經濟發展動力正從主要依靠資源、低成本勞動力等要素投入轉向創新驅動。國家要維持中高增長速度最終成為高收入國家,必須依靠創新來驅動增長。這就需要優化目前的金融結構,改善現有競爭體系,偏好重資產,偏好成熟型企業的不足,加快資本市場對創新經濟的引導。

參考西方,在美國歷次技術變革中,特別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信息技術創新和互聯網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資本市場都發揮了關鍵作用。可以說,沒有納斯達克就沒有矽谷的今天。

以半導體產業為例。截止到今年8月初,半導體企業的市值已經達到納斯達克總市值的8.6%,在美國9100億美元的風險創投資本投資規模當中,有近5%投入到半導體產業[1]。資本市場的結構更新,帶動著各類生產要素向半導體、信息、軟件、生物等新技術領域轉移和集聚。

這樣看來,香港資本市場作為中國最重要的離岸市場,是中國科技創新企業最重要的退出和支持渠道之一。 2021年上半年,港交所首次公開招股集資總額達2117億港元,同比增長128%。按期內首次IPO集資額計算,香港交易所位列全球第三。 2020年全年成交量最高的四隻股票均為新經濟股。

在可預見的未來里,在紐交所或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企業一定會減少。滴滴之後的互聯網企業赴美上市阻礙重重,美國也推遲了對中國公司上市申請的審核。

然而,中國作為全球投資者最重要的資產配置區域之一,香港交易所更是作為亞洲金融基礎設施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今後全球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的持續發展進程中,香港交易所將繼續扮演關鍵角色,為中國企業的高速增長提供融資支持。

港交所將會成為最關鍵的融資和交易場所,尤其是對大型中國公司而言。即便不考慮地緣政治因素,中國公司美國存託憑證向港交所的轉移以及其首次上市場所的轉變,會更加鞏固港交所在中國經濟結構升級過程的重要性。

三、人才資本是持續發展原動力。

在過去20年中,中國能夠發展這麼快,一大部分可以歸因到中國的人力資本投資是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北上廣深吸引了全中國14億人口中最優秀的人才,而香港的人才是來自全世界70億人口優秀的人才。

香港因為法治、公平的競爭環境,高效率、廉潔的政府,低稅率及簡單的稅制以及自由流通的資訊,吸引了全球最頂尖的金融、科技人才。而這些人才正是持續推動資本市場、科技創新的原動力。

無論是對於中國內地還是西方世界來說,香港特區的功能一直在進化與升級。但在每一個階段,香港都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作者係香港中國金融協會理事 ,投中集團創始人 陳頡 )

 



來源:香港中國金融協會信報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