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閻偉寧

bau20211026izcow

實施《完善選舉制度條例》、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的首場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在9月20日正式揭曉,產生1448名選委,組成新一屆選委會。

新選委會與以往的最大區別在於,它不僅僅負責選舉產生行政長官後任人,而且負責立法會議員的提名工作,同時還負責選舉產生整個立法會九分之四的議員。

形象地說,選委會在新的選舉制度整體設計中,猶如管治中樞,成為社會各界代表與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溝通的一個重要平臺。

正因為如此,海內外關注此次選委會選舉,聚焦於兩點:一是政治忠誠,關注在制度層面能否確保「愛國者治港、亂港者出局」;二是治理能力,關注能否產生一批具有廣泛社會代表性的賢能之士,為香港未來的發展出謀劃策,能夠解決真問題、真解決問題。

選前,社會各界更多地聚焦於第一個問題,各界方家都有廣泛而深入之討論,亦已形成基本共識。而選後,社會更為關注第二個問題,更期盼在新一屆選委會基礎上匯聚更多的愛國賢能之士,建構一個更為廣泛更為堅強的愛國治港聯盟,推進香港政治重構。

在選委會的選舉階段,大批選委又是對話專業人士,又是探望基層民眾,還在週末擺設街站,傾聽民意,顯示出與往不同的選舉文化,也讓社會對於愛國陣營的下一步發展充滿期待。

那麼,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該如何在這個方向上發力,有所作為呢?筆者就此談一點個人淺見,拋磚引玉,求教於方家。

很多人在談到此次完善選舉制度時大多會強調:新選委會新增了基層社團、同鄉社團和內地港人團體代表等界別,因而具有廣泛代表性、均衡性和多元性,能夠為各個階層的利益訴求發聲。

其實,想深一層,此次完善選舉制度,之所以吸納基層社團、同鄉社團和內地港人團體代表等新界別,正是體現出中央在制度設計時對於香港社會運行生態的深刻理解,對於香港社團社會的高度重視。

香港的社團通常是指政黨之外的組織,被稱為一般性社團,大致分為工商社團、勞工社團、同鄉社團、地區社團、聯誼社團、專業社團、教育社團、文化社團、慈善社團、體育社團、學術社團,也包括青年社團、婦女社團、少數族裔社團等。

統計顯示,到2017年4月,香港獲准註冊和豁免註冊的社團總數逾5萬個,社團密度竟然超過70個/萬人。四年之後的今天,這一數量和密度恐怕只會更高。

在香港,每個人的生活都離不開社團,不少民眾甚至同時是多個社團的成員。社團猶如香港社會的細胞,把民眾們緊密地連接起來。香港社團數量之多、種類之繁,舉世罕見,是當之無愧的社團社會。

在諸多社團之中,同鄉社團、基層社團長期耕耘社區,廣泛團結、凝聚愛國愛港民眾,是穩定香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更是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基礎力量。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多年來,愛國同鄉社團、基層社團不僅能夠準確反映基層民意,積極傳達愛國之聲,主動參與和影響特區政府決策,而且每每在重要關頭都進行有效的政治動員,在選舉中投票支持愛國陣營候選人,更參與重大政治議題的討論、表態,甚至組成社團聯盟,以發揮自身強大的政治能量。

在2014年反對非法「佔中」和2019年的「修例風波」中,絕大多數基層社團、同鄉社團都積極動員起來,努力抗衡反中亂港勢力,盡力維護香港社會穩定。

新的選舉制度納入同鄉社團、基層社團等界別,既是對他們過往成績的充分肯定,同時也是對他們未來發展的一種鞭策。

隨著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完善選舉制度的落實,香港政治結構和生態重構正在加快,勢必對社團的發展提出更高的要求。不必諱言,同鄉社團、基層社團目前的發展距離「愛國者治港」原則的全面要求尚有相當的距離,在不少方面亟待迅速提高。

簡單來說,在社團的具體運作層面,有以下幾點值得深思。首先,社團內部是否已經建立完善的規章制度,形成透明、公開的辦事規則,是否確立了清晰的組織架構,實現現代化的管理?是否界定了社團首長的分工與權限,較好地平衡民主與集中?

其次,社團是否有系統的籌資策略方案和嚴謹的資金管理程式?再次,社團如何廣泛吸納會員特別是青年會員,如何緊緊維繫會員,充分發揮他們的積極性,是否建立了一支穩定的義工團隊;最後,社團如何建立學習型機構,不斷提昇社團中人在處理社會事務方面的知識、技巧和眼界?

再進一層,我們須要思考的可能是,愛國社團的發展如何與時俱進,如何可持續性地經營社團品牌,不斷感召年輕會員加入,不斷擴大社會影響,以適應新時代的要求。這至少涉及以下幾個層面的問題:其一,社團應以什麼的綱領來感召會員,是否依舊是單純地以家鄉、地區為號召?其二,社團對外呈現怎樣的公眾形象?具體到社團領袖,他們應該具備怎樣的素質和社會形象?其三,社團該如何參與公眾事務,如何有效動員、組織公開活動?是否依舊是那些傳統的聯誼活動?

對於這些問題,每個愛國者心中都會有自己的答案。筆者認為,我們的社團要能夠提出具有感召力的綱領和可行性的階段目標,更好地團結鄉親、街坊,共同建設和諧社區;我們的社團領袖不僅要有良好的社會形象,高度自律,而且能演講、會撰文,具有較高的論述力和說服力;我們的社團活動要新穎有創意,而且要更多地鼓勵大家參與公共事務,投身社區建設,協助弱勢人群。

傳統的社團文化建基於中國式的熟人社會,以人情為重,鄉土情更是凝聚會員的重要紐帶,但是現代社會的治理必然要求在陌生人社會中建立透明、公平的規則,鼓勵參與,鼓勵開拓公共空間。也就是說,愛國社團的未來發展只有在熟人社會的人情與陌生人社會的公共性這兩者之間建立一種平衡,把握好分寸,才能逐步建構起適應新時代的社團文化。

未来,社团发展建设必须把握好的几个主要问题:一是社会上的代表性,要能够反映社会阶层的真实民意。二是政治上的正确性,要真正拥护“一国两制”,起到“爱国者治港,乱港者出局”的过滤作用。三是财务上的透明度,资金来源要正当,经费开支要清廉。四是发展方向的年轻化,要对青少年真正起到吸引和引导的作用。

新的選舉制度漸次實施、推進,舉世關注,不僅愛國民眾們心中充滿熱切的期待,那些反對勢力及其支持者們也拿著放大鏡在到處查找瑕疵。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我們必須要做得更好。其中,愛國社團的領袖、骨幹們,不僅僅代表著自己的社團,他們還代表著新一屆選委會,代表著愛國陣營的整體形象,因此都必須嚴格自律,不可沾染陋習,不可驕橫奢靡,同時要加強學習,努力提高。

【作者係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委員、香港寧夏社團聯會副會長】


編輯:許可

編審: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