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方向:改變香港,重奪土地發展主導權

2021 年 09 月 30 日   閱讀量:5.15萬+

2021年,香港在《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及選舉制度的完善下逐漸重回正軌、由亂入治。隨著國家《十四五規劃》的頒布,國家正面臨著新一輪高速發展的新時代。面對各種香港正面臨著的房屋問題,香港新方向於9月29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對香港土地政策的倡議。香港新方向是一個年輕的組織,倡導有爲政府,讓香港管治的核心回歸以民爲本,完善民主參與,擺脫財團壟斷。落實政府的「真問責」,也不忘我們每個人的「共承擔」。亦希望能為香港社會的長遠穩定和發展盡一份力。

就此,香港新方向以「改變香港,重奪土地發展主導權」為主題,向特區政府提出以下建議:

由政府動用3000億港元左右財政儲備,購買或回收新界約2600公頃荒廢農地作為公共土地儲備,解決香港長遠居住和產業發展升級問題。

該建議預計可以提供約100萬個住宅及青年社區單位,當中70%以上作為公營房屋發展,為香港短中長期房屋問題,提供完整解決方案。相關土地同時可以興建高端科技和教育城,使得新界成為香港真正的高端科技核心。

香港新方向提出徹底分割公營和私人房屋市場,同時亦建議,大幅度改革土地開發模式,探索「打包式開發」,整合已有的新界發展規劃,詳細規劃設計和收地儲備同步進行,不要再「分散式」發展,大幅度縮短土地開發時間。香港新方向相信,全新的土地建議將為國家十四五規劃中「一個樞紐,三個中心,香港新定位」創造落實的空間和條件,並將新區作為一國兩制下城市治理的創新試驗區。

bau20210930vv4x4
香港新方向於9月29日召開以「改變香港,重奪土地發展主導權」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宣布對香港土地政策的倡議。

香港新方向 創始人、總召集人劉暢表示,目前很多方案,都重遠景、重規劃、重佈局,卻甚少著墨於若要達到願景,究竟土地來源自何處。解開香港土地供應死結,核心在於用最有效率和魄力的方式盡快建立足夠的公共土地儲備,讓土地發展主導權重新回歸到政府、回歸到普羅大眾手中,而不是寄望於種種「過於長遠」的規劃或見縫插針式的小塊土地發展。

香港新方向 創始人、法律專業召集人王宇表示,根據政府2017年的公開數字,香港總共有4400公頃的農地,當中3700公頃屬於荒廢農地,而整個九龍區的面積也不過4700公頃,荒廢農地的總面積幾乎是九龍區的8成。因此只要香港能夠將目前荒廢的農地收回利用,就等於新造了一個九龍區!這個量級的土地儲備和供應,遠遠不是各種小修小補方案可以比擬。當香港終於擁有了土地開發的主導權,便能從根本上給予社會一個解決房屋問題、消滅籠屋㓥房、提升人均居住條件的機會,並且同時能夠為香港未來產業升級發展提供足夠空間。

王宇提出,香港作為國際都市和全球人才中心,擁有一個穩定而蓬勃的私人房屋市場是完全合理及匹配。但「居住正義」理念之下,香港同樣需要足夠公營房屋幫助普通市民,尤其是相對弱勢的群體,滿足其有尊嚴的住房需要。因此,在大幅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同時,香港需要徹底分割公營和私人房屋市場,收緊公屋和居屋流入私人市場,遏制脫離居住用途的公營房屋炒賣行為,這樣才能在實現“居住正義”的同時,真正保護健康的私人房屋市場運作。

bau20210930iizjf

香港新方向 執委、青年召集人陳璟隆指出,加快整個土地的開發過程,關鍵在於不要再「分散式」發展。舉例來說,一個5000公頃的發展目標,按照現時常見的幾十至幾百公頃規模的分區發展模式,將需要20個以上分區項目,才能實現。亦即是需要20次以上規劃、諮詢、審批,方能進入真正的收地和工程開發階段。這個模式已經是香港不可承受之重。因此,新方向提議徹底改革流程,實行「邊收地,邊規劃,邊發展」的新做法。政府只需要先為整個新界做好一個總綱藍圖,作出大致定位,就盡快開始進入收地程序,建立土地儲備,同步細化整體規劃,將多次流程整合至2到3期流程,這樣才能最有效縮短流程。

在目前土地用途分類下,「住宅用地」、「休憩和康樂」、「政府、機構或社區」涇渭分明。但在實際社區建設中,這三類用地聯繫緊密,倘若在規劃階段相互抽離,容易顧此失彼;如將三者視為整體以「混合用途」統一規劃,首先確立大方向,再在推進過程中不斷細化和完善不同地塊具體用途和麵積比例,能夠確保後續工作始終圍繞終極目標展開,並保留彈性,讓規劃適應發展需要。

陳璟隆建議,將此2600公頃土地發展,成立專職的新界土地拓展小組,由規劃署、地政總署、土木工程拓展署、路政署、環保署、律政司、房屋署等各部門抽調人員組成,統一打包式進行工程研究和工程推進,並對此專職小組設置相關KPI要求。

此專職小組需從整體發展考慮,進行短、中、長期的規劃,設置不同年期發展目標,從而可避免重複前期研究工作。另外,專職小組應探索盡量縮短前期工作時間。現時新發展區從開始研究至分區計劃大綱圖獲得核准,需要7、8年甚至更長時間,期間會進行三輪公眾諮詢和相關法例程序、技術研究等。此程序完全可以由專職小組牽頭進行檢討和精簡,加快工作效率,大幅度縮短前期工作所需的時間。最後,在專職小組統籌下,在前期研究和公眾諮詢中後期,可考慮提前進入收地程序,實行「邊收地,邊規劃,邊發展」的新方式。

陳璟隆續指,香港作為一座世界先進都市,不可能每日僅僅考慮怎樣建更多房子,更要有志氣,用好香港各方面資源,讓這個城市下一代有更廣闊的空間,創造屬於他們的美好未來。

bau20210930sge3x

新界整體開發,可以進一步打通香港和整個大灣區交通連接,令香港得以提升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和鞏固航運貿易中心的角色,讓世界更方便地由香港接入內地,讓內地更快捷地通過香港走向全球。其次,建立新界大片土地儲備,讓未來創科產業、文化藝術交流等都有了足夠的基地,可以高起點、高水準地發展,讓年輕人在香港有一塊建設和成長的新天地;最後,新界尤其是新界北具有接壤深圳核心市區的區位優勢,更加有空間和條件去探索一國兩制下港深兩地協同發展的城市治理制度創新。

本次發布會亦特邀青年學者 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黃裕舜從專業學術角度,分享他對一國兩制下的治理制度創新的見解。黃裕舜表示,新界北全方位發展過程中的治理成就,可以豐富國家新時代治國理政的內涵。整體而言,香港模式仍然具備一定的指標性作用。香港沿用的普通法制度、資本主義市場中的資訊流通及良性競爭、對私有財產及知識產權的重視,皆是有助於國家推動更深層次改革開放的優勢。香港從來都是發揮著關鍵的先行先試的試點作用。 「一國兩制」,不只是一個經濟方案或議題,更是一個政治層面上的具體方針。新界北乃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實驗地,也能讓香港在國家整體規劃中找回一個新的突破口。

王宇總結認為,香港獨有的土地、房屋和產業問題,令貧富懸殊問題進一步惡化。樓價租金遠超市民和小企業負擔能力,亦扭曲了很多人的價值觀,扼殺了產業升級空間和青年夢想。香港新方向認為必須要有排除萬難的決心,去解決短中長期房屋問題。解決土地問題難度很大,但總要開始解決,而現在亦是最適合開始的時間,不能再讓下一代繼續面對這代人的困境。香港新方向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和持份者,希望提出方案予社會討論,並共同推進政府高效地大規模增加土地供應,制定短中長期計劃,解決供求失衡,收地建屋,惠及大眾,在香港實現居住正義,讓香港人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香港新方向是一個年輕的組織,我們的成員包括律師、工程師、建築師、醫生、會計師、銀行家,也有教師、社工、校長、大學教授、心理學家、記者、IT、導演、攝影師,等。但無論是打工仔還是創業者,無論是土生土長還是來自五湖四海,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 — 為自己與香港美好明天而努力的香港人。

 


編輯:魏雅欣

編審:王言